返回首页   用户名: 密 码: 登陆 免费注册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
   
考试
时政要闻 公考培训  
党政公选  
公学学院 企业高管  
理论
统筹区域  
理论学术  
公学视频  
资源
中国学人  
学习园地  
学员风采  
互动
社区论坛
 
博客空间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习园地 > 领导艺术 > 正文

向甘地学习修炼领袖魅力

时间:09-04 来源: 作者:

 莫罕达斯·卡拉姆昌德·甘地(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)是20世纪最具领袖魅力的人物之一,他被尊称为“圣雄”。从他身上,我们能够了解很多关于现在领袖魅力的领导力影响。

  甘地度过了不平凡的一生,他将古代印度宗教禁欲观和一些革命思想相融合,通过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发动政治变革:“力量源于真理和爱或非暴力。”

  他的努力成功动员了南非的印度人,之后带领整个印度民族获得独立。甘地宣扬真理和非暴力,激励了世界许多国家的领导者,且被奉为榜样。1948年,甘地被暗杀,几乎全世界的人都在悼念他。他被比作苏格拉底、佛陀、耶稣和阿西西的圣弗朗西斯。

  他的人生成为数百部传记的主题。加瓦哈拉尔·尼赫鲁(Jawaharlal Nehru)曾写道:“没有人可以写出甘地的真实生活,除非他同甘地一样伟大。”他的“眼睛常常充满欢笑,但也是充满无限悲伤的池水。”他是“一个追求真理的朝圣者,宁静、祥和、坚定、无畏,他这种人会坚持自己的追求和朝圣之行,无论结果如何。”甘地的“许多手势都有特别的象征意义,人们将其每个动作和发言都圣化;现在,在印度和其他地方,存在着不止一个甘地,而是很多。”

  在获得成就之前,领袖魅力并不存在

  但是,甘地非凡的领袖魅力在其获得成就之后才如此明显;而在这之前,人们看不到他的领袖魅力。他曾是个矮瘦多病的孩子。他曾是个默默无闻的学生,觉得学校的功课很难。他羡慕那些高大强壮的男孩,他们擅长体育运动,如板球和体操,而甘地自己却在这方面很差。

  看看他当时的一张照片,双眼并不像拥有无限悲伤的池水,而是透露出受迫害和不安的神色。他的鼻子很大,是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,这倒成为甘地所自豪的事情,自称为“世界上最丑的男人”。在父母之命下,他13岁时就与一个同龄的女孩结了婚,那时甘地已拥有正常的性欲,在结婚当晚,他们就圆房了。他曾是个嫉妒心强且专横的年轻丈夫,禁止年轻的妻子外出,但又宣称她很乏味。

  在决定成为一名律师后,他没有选择在印度接受严格的法律教育,而是前往伦敦,修习昂贵的业余课程以取得律师资格。无需上课,只用通过简单的考试,而这种考试都是流于形式。

  在英国的时候,甘地想要成为一名英国人。他购置了西式服装,参加交际舞会,还上过一阵子演讲课。但最终,他认为自己想要成为一名英国人的努力都是徒劳。相反,他将大部分时间用于坚持素食主义,“这几乎令所有他认识的人都感到愤怒,无论是印度人还是英国人。”

  在伦敦度过三年时光后,甘地回到印度,开始从事律师实务,先是在拉杰科德,后来在孟买。他终于接下一个案子,但是站在法庭上,甘地却想不出哪怕一个问题,他只能坐下,将诉书递给同事。之后,他再未接到任何案子。

  有一次,他代表自己的哥哥与英国的政治联络官进行交涉。甘地的哥哥当时正谋求成为博尔本德尔(Porbandar)这一小邦国的总理。显然,他的哥哥得罪了英国的政治联络官,而其职业生涯正仰仗于此。甘地在伦敦时曾偶然见过这位联络官,于是便为哥哥去找他。这位联络官告诉甘地,如果他的哥哥觉得自己受了委屈,那么可以通过正当渠道进行申诉。甘地坚持要其解决,这位政治联络官便要他离开。但甘地仍然继续争论,他便叫来仆人,抓住甘地并将他扔出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
  在其人生的这一阶段,甘地简直就是领袖魅力的对立面。他的外表没有吸引力,举止粗俗,缺乏机智。在私下里,他固执得惹人厌。在公开场合,他害羞地开不了口。他做律师无法赚到收入。如果他的双眼是“充满无限悲伤的池水”,那么,当时没有人注意到。

 领袖魅力是成就的结果

  事实是,甘地的领袖魅力是其成就的结果,而非原因。

  没有人感觉到甘地领袖魅力的火花,直到他决定想要如何过自己的生活,这发生在南非一次种族歧视事件之后:他持有头等票,但在一名白人乘客的要求下,被一名白人守卫扔下火车,留在黑暗的候车室里瑟瑟发抖。

  事件发生一周时间内,他召开了一次会议,聚集了居住在比勒陀利亚的印度人,就白人歧视发表了讲话。这是他第一次进行公开演讲。激情褪去了他的羞怯,他找到了适合的语言来传达自己的承诺。于是,他开始了漫长的变革之旅,先是在南非,然后在印度。只有在他成功影响人们之后,人们才开始认为甘地具有领袖魅力。

  激进管理模式的影响

  20世纪管理领域的一个深层次心理问题便是,认为领导者或管理者需要具有领袖魅力。这就导致了拿破仑式的行为——言辞高调且对问题故意视而不见。范例包括罗伯特·麦克纳马拉(Robert McNamara)——曾任福特汽车公司总裁、世界银行行长和美国国防部长,国际电话电报公司哈罗德·吉涅前总裁(Harold Geneen),以及通用电气前董事长兼CEO杰克·韦尔奇(Jack Welch)。

  从20世纪的管理模式到21世纪所需要的激进式管理,正在进行必要的过渡,其中有一个关键方面在于,明白现在消费者才是老板,管理者不是。因此,管理者需要成为员工的推动者,而非一个想要控制个体的小拿破仑。

  斯科特·库克,财捷公司

  在《哈佛商业评论》的最近一篇文章中,财捷公司(Intuit)的斯科特·库克(Scott Cook)承认,自己曾花费一些时间试图成为该公司英雄式的CEO。他想要成为强大的富有远见的人,就像苹果公司的史蒂夫·乔布斯一样——受设计驱动,密集创新,用叹为观止的产品年复一年让消费者为之喝彩。他想要成为具有领袖魅力的人。但库克那时没有意识到,史蒂夫·乔布斯现在的领袖魅力大部分来自于2000年以后他在苹果公司的成就。

  库克最终发现,他不必成为头顶领袖魅力光环的唯一的英雄式人物,做所有的决定。2007年的一天,在一场为时5个小时的PPT演示的中途,他意识到自己并非梦想中具有高瞻远瞩的英雄人物。当库克让团队自我组织,让自己成为他们的推动者并为其提供面向客户的清晰视线时,库克发现他们能够做出自己所需要的创新。

  因此,21世纪的领导者和管理者应该激发团队实现伟大的目标。如果团队取得了成功,领导者将在适当的时候从这些成就中获得领袖魅力。

  正如赚钱是激进式管理的结果,而非目标一样,领袖魅力是领导力的结果,而非目标。

相关链接

更多>>
更多>>
更多>>
更多>>
更多>>